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关键字 
欢迎光临当代城乡发展规划院官网
感受北京城乡一体化——全新视野看“三农”

  感受北京城乡一体化——全新视野看“三农” 

  

  以工补农,以城带乡”、统筹城乡一体化发展,是中国现代化进程赋予时代的重大课题。作为首都和特大城市的北京,近些年来在统筹城乡发展方面进行了哪些探索?面积10倍于中心城区的北京农村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新年前夕,记者在北京进行了从近郊到远郊的辐射式采访。从海淀区北坞村的农民安置楼建筑工地,到昌平区的设施农业走廊;从朝阳区高碑店的古典家具文化街,到怀柔区、平谷区的沟域经济带;从通州区宋庄镇的画家村,到顺义区的临空会展经济,再到密云县的创意农业,记者在采访中深切感受到,推动北京“三农”近些年来发生巨变的,是北京重新认识“首都‘三农’问题”的果敢勇气,是这个特大城市不断探索统筹城乡发展方式的创新思维,是作为首善之区坚定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的宏大实践。 

  新理念催生新定位 

  北京市总面积16400平方公里,下辖18个区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很多北京人都习惯性地认为,只有东城、西城、崇文、宣武等“城八区”才属于北京区域的概念,而郊区县则被视为北京的外围。二元结构一直是北京城乡协调发展的突出瓶颈。过去,同全国一样,北京的农民只是单纯种粮、种菜、种果,郊区就是专职米袋、菜篮、果园。受经济社会发展条件所限,全市基础建设、固定投资的绝大部分,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的主要对象多集中于中心城区居民,而面积10倍于城区的郊区,则因长期“营养不良”而发展迟缓。进入21世纪后,城乡关系的实质拐点终于显现。到2003年,北京已经由一个发展中城市成为中等发达城市。然而,中心城区经济社会突飞猛进的发展,却日趋表现出对人口、资源、产业、道路交通承载的不堪重负。此时,郊区农民却还在渴盼过上城区人的生活。如何看待新时期的城乡关系,化解城乡发展的突出矛盾?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刘淇提出“整个北京是浑然一体。”首次把北京城区和郊区看成了一个整体,放到了一个平台上审视、思考,这标志着北京“三农”问题的破解,上升到了全市整体发展战略和制度安排层面。 新理念催生新举措。2004年,刘淇1个月之内7进山区调研,先后深入到了房山、门头沟、延庆、怀柔、密云、昌平、平谷七个山区区县。随后,市委、市政府出台生态建设与农民增收相结合的山区生态林补偿机制,决定由市财政每年拨款1.92亿元,让43000名山区农民转换身份,就地成为由政府发工资的专职山林管护员,他们管护的是全市912万亩经济生态林,实际上是在为全北京特别是城区管护生态。此举被誉为北京统筹城乡发展的发轫,意义非同寻常。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在北京的领导眼里,不仅普通的山林具有宝贵的生态价值,就连一亩冬小麦的生态价值,都能量化到3600元。这种对郊区作物、林木在生态价值上的量化认知,表明了对北京“三农”价值的重新认定。郊区生态功能的被认知和发掘,拉近了城区和郊区的距离,密切了市民和农民之间关系。城乡发展理念和“三农”思维方式的重大转变,预示着这个特大城市的城乡格局和“三农”发展,即将迎来一轮深层次嬗变。 2005年4月,北京市政府“三农”工作专题会上,时任北京市长的王岐山向政府各部门发出一道“春季调研令”,要求农、林、水之外的其他所有部门不论涉农与否,都要到郊区调研。全市56个部门都相继拿出了丰厚的“见面礼”———108项关于新农村建设的“折子工程”。第二年的全市农村工作会议上,就连过去从未被要求参加农口会议的四城区主要领导也悉数坐进会场。 2006年底,北京市出台了《北京市“十一五”时期功能区域发展规划》,对各个区县未来五年的发展进行了定位分工:北京将建成首都功能核心区、城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和生态涵养发展区四大各具特色的城市功能区。城市发展新区包括通州、顺义、大兴、昌平、房山五个区和亦庄开发区,是北京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现代制造业和现代农业的主要载体;生态涵养发展区包括门头沟、平谷、怀柔、密云、延庆五个区县,是北京的生态屏障和水源保护地。 2007年12月9日,北京市代市长郭金龙就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郊区生态环境建设工作进行调研时再次强调,要坚定不移地把握住北京生态涵养发展区的功能定位,在建设生态文明过程中,强化生态涵养功能,加强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建设。要紧紧依托首都经济辐射优势和本地区资源优势,大力发展生态友好型产业,转变发展方式。要高度重视民生,努力解决“三农”问题,让发展的成果惠及广大的山区农民 2008年12月,《中共北京市委关于率先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由市委五次全会讨论并提出。《意见》中制定的北京城乡一体化目标,比当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对全国提出的要求高了不少。这是北京按照中央的精神,在为实现城乡一体化新格局的“率先”进行布局谋篇。 在《意见》所有涉及城乡一体化政策、措施的大量表述中,统一、平等、统筹、均等、同步、城乡衔接等词语无不被用在关键部位,割除二元结构体制性顽疾的出手更显果断:加快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保障符合规划的农村集体建设土地与国有土地享有“平等”权益;“同步”加强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双轮”驱动的城乡统筹思路;实现城乡教育、文化、卫生等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加快社会保障体系和社会管理的“城乡衔接”。同时,《意见》还突出强调了鼓励改革创新,如鼓励在绿化隔离带建设、土地使用制度、社会保障、管理体制等重点领域,大胆探索、先行试验。 正是由于新型城乡发展思路的引导,使得北京资源主要向城区集聚状况由多年不变改为大幅调整。这种变化,突出表现在8年来全市固定资产投资向郊区注入比例的逐年攀升:从2003年的20%、2004年的40%,到2005年接近50%,2006年更是历史性超过50%。到2009年,这个“过半”比例已经连续保持了整整5年,成为北京强农惠农的利器和后盾。尤其是2009年,北京市农村固定资产投资达到480.2亿元、同比增长63.5%。刚刚过去的一年,北京全市人均GDP首次突破1万美元,这意味着北京经济实力有了巨幅提升,扶持“三农”发展有了强大的财力后盾,也意味着北京面临转变发展方式的契机和挑战。